连队那缕缕的麦香

小说 2015-09-17 18:43:41来源:天山网原创
进入论坛
分享到

    今年天气不比往常。

    这不,刚送走看似柔美沉静、骨子里透着冷洌的春天还没走远,一个满面炙热、内心狂野的夏天又翩然而至。

    人们感觉刚刚脱下棉衣,还没来得及展示自己五颜六色的风衣、夹克衫、运动服,长袖T恤,阳光就已经灼热刺目,迅速增高的气温迫的人们纷纷换上了短袖、短裙,有心气浮躁的小年轻老早就穿上了短裤,踢拉着人字拖在团部夜市和广场上纳凉闲逛。

    多情的春风总是喜欢撩拨着田野里的树木、庄稼,得意的甚至有些个忘乎所以,春风把自己的得意和张扬甩进了连队的田野,也把夏天原本不沉静的心撩拨的起起伏伏,于是,在目送春天渐行渐远的背影时,夏天也开始尽情释放自己酝酿已久的热情,这个夏天少了雷雨冰雹,却多了一种持续的干热,看吧,阳光炙热灼目,就在这春夏交替的日日夜夜里,看吧,看那一颗颗泛着金晃晃的麦粒,看那棉花也不能尽情舒展自己的肢体,一任春风的得意和夏日的张扬,连队田野间的树木、庄稼纷纷在清晨摇曳自己的身躯、抚慰自己的脸庞,在舒展中相互牵手相连,构成一个深厚丰硕的连队景象。

    7月的早晨,太阳升起,连队桥头的梧桐树就迫不及待撑起了大大的阴凉,从她的枝叶间透出来了多彩斑斓的阳光,这多彩斑斓的阳光灼热刺目,静静地洒在那金黄的麦上,洒在绿绿的棉株身上,在棉田拔草劳作的三民和媳妇感觉到太阳炙热灼目,感受到作物因了这灼热而水分蒸腾,整个田间就好比是一个大蒸笼,闷热,让人头不过气来,于是比往日早了一个多小时躲在树荫下纳凉闲聊,不时摇着手中的帽子做扇,亦或撩起衬衣的下摆擦拭脸上的汗水,希望通过这样能给自己带来一丝凉爽。

    地里的活快忙完了,二勋在等着收麦。

    这时间的阳光即便炙热,偶尔有一丝丝干热的风吹过,尔逊知道是因为地里的麦子,因了这阳光因了这风而丰满成熟,二勋已经在等待和期望中,那颗心因为收麦时节的来临而兴奋,二勋知道每一个播下麦种的职工都想着自己勤劳的汗水一定要收获这金黄沉甸的麦香。

    高远的天空上,有几朵如絮的白云不慌不忙的在天空中飘浮。

    临近正午时,二勋的麦子地里收割机轰鸣,开镰了!一缕缕麦香和着青草的特殊气息随着阵阵清风散溢在连队的各个角落,通常这样的清香会在连队流连多日,连队多少会有一些个喜庆气氛。

    连队麦收是很紧张的,夏日的风总在中午卷着灼热和骚动在连队田野游荡,这时的人们不由的就想起春风拂柳的和煦、秋风吹面的清凉,在地头守候收割机的二勋看着灼日下的麦地有蒸腾后的湿气在上扬,使得他看不清远去的收割机是否掉头,他扬起头看看远远的北面那静静的、白白的云朵,心里竟然会有一丝丝的盼,这天,真热。

    二勋的目光停留在了夏天麦收这幅金灿灿的巨大画面上,可他的思绪象长了翅膀扑棱棱飞向了远远的连队,那里有可爱的女儿和贤美的妻子在等他回去。

    阳光依旧火辣辣的,相邻的还有雪峰家没收割的麦田,黄灿灿的一片片麦子,随着风的得意在摇动翻滚。

    毛蛋骑着一辆三轮摩托车从连队方向驶来,他是给二勋和收割机送水的,疾驰的车卷起地上厚厚的尘土,也惊飞起在麦地里叨啄麦粒的一大群麻雀,有这灿灿的麦田做底色,惊飞起的麻雀高低上下翻飞,这情景吸引了二勋的目光,一动一静就在这金黄叠嶂的麦田之间。

    毛蛋热的折下几根柳条变成凉帽戴在头上,把毛巾上洒些水搭在光脑袋上,他眯着眼,喜滋滋地看着身前身后、左右,那一块块在微风中晃动的麦子。哼唱着,顺手从密密的麦田里掐了一颗麦穗,揉剥出黄灿灿的麦粒粒,放在掌心,吹去麦秸皮,放在嘴里嚼的格外仔细,自言自语说道:看这颗粒又大又饱满,现在种田是要讲科学……打出来的麦子才香。

    这时,一股风有意无意的推搡着繁茂的麦子,远处那层层叠叠的云已经分散过来,头顶的天空是一片瓦蓝瓦蓝,麦田是一片金金灿灿,斗渠上的柳树也舞动摇曳起来,二勋看见了,他看见几朵薄薄的洁白的云静静地飘过了连队,飘过了头顶,麦田里的那群麻雀这时也象一群放学的孩子没了规矩和约束,由着调皮的个性,忽高忽低,追来追去,叽叽喳喳,三个一群,五个一伙,歇息在细细长长的电线上,闹成一锅粥似的,与躲在枝头的鸟儿的鸣叫,交织成一种混响的音乐。

    这个金灿灿的夏季,二勋聆听到了收割和麦子相伴的歌谣,看到了云儿静静地飘过连队,他也闻到了沁人心脾的麦香。

    作者:王慧萍(第七师128团)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责任编辑:佟志红]
共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