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营人物

小说 2015-09-17 18:46:02来源:天山网原创
进入论坛
分享到

    中淮

    虽然已经是初春,可三天前的一场大雪,给连队里道路、小家屋顶上又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雪被,连队少了前些时候的喧哗,多了些寂静。

    连队的人们都习惯说自己是连队人,其实按照兵团建制应该是叫9连,这里的老少爷们都很喜欢自己现在的连队,条田规范整齐,道路宽敞笔直,房屋布局错落有致,白的墙红的瓦,到了夏天,在庄园林钻天杨、沙枣树、梧桐树的映衬下,显得格外的中规中矩。

    前几天气温回升转暖,连队的职工中淮就和媳妇秀兰顶着稀稀落落的雪花踏着及膝深的积雪在7斗20号自家地里开始捋棉桃,因为去年秋天气温骤降,地里的棉花没来得及拾完,地也就没有犁出来,看到这个冬天雪是一场接着一场的下,原先和连队大多职工一样抱着一丝侥幸心理的中淮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现在地犁不出来,这样的盐碱地种啥都白搭,复播地是有条件、有局限性的,自己已经备好了化肥地膜,说啥也要抓紧时间腾地、切膜晾晒,使水气蒸发,然后净秆犁地。如果不赶在积雪融化前将地里的棉花清干拾净的话,有可能会因小失大。

    一年之计在于春,在这个地区一切作物必须适时早播才行,中淮把问题的严重性对妻子秀兰一说,俩人一合计,说干就干,天一亮,中淮发动农用三轮车,拉着秀兰直奔自家的棉田。俩人穿着厚厚的棉衣棉裤厚厚的胶底靴,每天早来晚回,硬是将棉田里已经咧嘴匝缝的棉桃捋回了家。

    秦 亮

    中淮和秀兰在地里捋棉桃的消息很快就在连里传开了,在商店闲谝打麻将的爷们秦亮就耐不住性子了,找个藉口离开商店回到家,穿上皮大衣换上胶棉鞋推出摩托车几脚踹着,直奔了自己的棉田,看到自家地里稀落的棉桃,秦亮心里多少有些不得劲,地里压根就没有剩下多少棉花,其实自己已经和机务副连长打好了招呼,要净杆犁地的,就是因为媳妇去水井上洗衣服回来说不会耽误来年生产,在地头死活拦着不让机车进地,嘴里还不停地骂秦亮不听自己的话瞎指挥。把派机车下地的机务副连长弄得是哭笑不得,当时还把包斗渠的连队文教气的在原地直转圈,往年地里不是也清拾个差不多就打秆、收带子,施肥、犁地了吗?也怪自己耳根子软,媳妇说啥是啥,看来不是啥都能随大流,人云亦云的,这下开春可是闲不住喽!回到家的秦亮倒在沙发上没来由生了闷气,一个是气自己耳根子软听媳妇的话,还有一个就是气自己关键时刻没了主见,真是的,谁会想到下这麽大的雪呢,早知道还不如采纳连长的建议,把地清出来,就不会有这些烦心事了。不成,明天说啥也得下地捋棉桃。

    新奎家

    几个同样在商店闲聊逗乐的女人们也在议论中淮和秀兰捋棉桃的事,新奎媳妇听到大家在一起的议论,心里暗自庆幸,多亏自己秋天听了连长的建议,及时打秆犁地,要不,这麽厚的积雪,自己的140亩地开春咋办呀,就因为地里剩下的3百公斤棉花没有清拾干净就打秆犁地,自家男人还跟自己大闹了一场,说自己不冷静,出风头不尊重他,气的回家就倒在床上不起来,两人冷战了半个月。现在想想,农时不能耽误,不能丢了西瓜捡芝麻,自己的决定没有错。

    回到家,看着电视,新奎媳妇就把这件事说给了新奎听,她还掰着指头给新奎算了一笔账:电视上天天在说劳力紧缺的问题,内地到新疆来打工的人不会多,如果今春大家都要雇人干活,工价也一定不会低,再说了,如果找不到人清地咋办?亏得自家地清出来了,可以不慌不忙地整地耙地播种了,要不,到时候你们泵房开始上班了,我一个人也没法顾的过来呀。一席话说的新奎直点头,也是,当初媳妇不听自己的话,直接找机车下地,常在一起的几个大老爷们还起哄说自己湖北勺不当家,怕老婆,当时把自己气的回到家里就想捶媳妇一顿,现在看来,媳妇这样做是对的。

    谁叫自己比媳妇大几岁呢.

    男子汉知错能改就是好样的,想到这里,新奎顺势搂住正在低头盘算种地花费的媳妇,亲了她一下,笑眯眯地对媳妇说:以后,我听你的。媳妇也笑眯眯地对他说:咱俩呀,谁对听谁的!

    连长

    这阵子连队签订土地承包合同,大家又集体办理联户贷款购置农用地膜、滴灌带,连部很是热闹了一阵子,这场雪很大,使得连部和商店调侃闲聊的人们比起前一阵子少了许多。

    刚刚从连队7斗回来的连长跺了跺脚,黏在皮鞋上的泥雪有些落在办公室的水泥地上化成了泥水,他的鞋袜已经湿透,他一早来连队上班看到大磊在修车,就过去和大磊说了说买播种机的事,他又步行到离连队4公里左右的7斗20号地和正在埋头捋棉桃的中淮聊了几句,然后和灌水副连长去到连队的四个泵房看了看,一大圈走下来,着实累的不行,身上已经开始出汗,没膝的积雪覆盖了田野及道路,以往可以看到出没在排碱渠和农田里的野兔、獾、鼠、野鸡的足迹现在都看不见了,只能看到渠边上在寒风中萧瑟晃动的芦苇,孤寂矗立的红柳,放眼望去,就是皑皑白雪和让连长感到刺痛的直立在雪地上的一行行棉秆。

    看到连队个别地块上一行行的棉秆,不知为什麽,这让连长有一种如同在梦境中徘徊的感觉,那些个曾是绿海银波的棉田是自己和连队2百多名职工一起呵护备至辛勤劳作的硕果,谁曾想去年秋天遭到如此恶劣的寒冷天气。

    想起去年秋翻工作遇到的难度,连长真的很有感触,为了完成连队的秋翻任务,自己和副职业务辛苦就不必说了,大多数职工棉田里的棉花都还没清拾干净,各小家户接来的内地拾花工们受不了这寒冷多变的天气,病倒了好几个,有年龄大些的拾花工思想波动大,在承包职工家里吵闹着要回家,这让连队领导和承包职工们都很为难。最终还是以给拾花工结算拾花费送他们返乡才算安静下来,这种天气,好多年没有遇见了。连队包斗渠的领导业务们到田间地头实地调查还没捡拾干净的棉田里到底有多少棉花,并组织召开秋翻工作动员会,对一些可以净杆翻的地块动员职工抓紧时间净杆,职工们也是从未遇见这样的天气和这样的事情,大家似乎都在观望,团里主管农业的副团长也为连队秋翻工作进度太慢急得不行,因为这关系到连队职工来年的农业生产收入。连长第一次感觉到冬季的漫长,他的心里始终是心急如焚,惦记着这些尚未清拾干净的棉田和承包这些棉田的职工们。

    作为一连之长,一个基层连队的父母官,他在这个连队守候着这个连队的8千多亩地已经有些年头了,他熟悉这里的条田斗渠林带,熟悉这里的道路房屋和朴实的职工群众们,他和连队的承包职工们共同从把最初单产低收入少的土地改良治理到现在的农作物高产示范区,和职工群众们一起与低温冷害风灾做斗争,职工收入从亏损到增产致富,职工从平房到楼房一步一步的变化,个中的苦辣酸甜真的让人感慨外分。

    这个冬天一场接一场的大雪,让连长对连队这些没有犁出的地产生了忧虑,真的,雪太大了。劳力、资金、作物品种选择、栽培模式、思想稳定、安全教育都是当前要考虑的,听机务副连长说大磊已经将购买超宽膜播种机的定金都交了,他一早来连队上班就看到大磊在修车,所以过去和大磊说了说买播种机的事,他知道昨天看了技术员手里的职工登记作物种植计划里,有部分职工选择超宽膜种植棉花。要是这样就必须要抓紧时间制定出超宽膜种植的管理办法,技术措施来才行。

    大 磊

    清晨,小家屋顶陆陆续续升起了袅袅炊烟,光明家喂养的一大群鸽子在连队的上空游戏盘旋,正在维修机车的大磊站在654拖拉机的踏板上,望着空中飞翔的鸽群和熟悉的鸽哨声,感觉有说不出的畅快。

    24岁的大磊是连队职工福阳的儿子,在连队和大磊一般大的小伙子大都成家有了孩子,大磊却一直到去年秋天才和来自河南的漂亮姑娘张萍结婚。

    福阳很早就发现大磊不是个读书的料,喜欢开车,喜欢喂鸡和兔子,还自己鼓捣跟着连队机务检修班的光华学会了电焊,自己比划着焊成了鸡笼子,挺像模像样的。福阳不止一次对自己的媳妇说这孩子是个歪才,不是个能当正梁的主,可这孩子也不好惹事,两口子一合计,只要儿子不干坏事,知道干活挣钱,就让他折腾吧。于是就为大磊买了切割机和电焊机。有了这些工具,大磊干活更是得心应手了,他在连队帮着承包户焊修平板车,修个四轮啥的,很是在行。大磊人实在,但凡连队有叫帮忙的,总是跑的飞快。

    一直以来,大磊都在为买农用车操心,大磊在去年冬闲时自己琢磨改制成功一个有三排耙齿的搂膜耙,他在开春时开着拖拉机悬着自己改制的搂膜耙在地里采取南北分段搂膜的办法,把地里的残杆废膜搂出了许多,超出以往搂膜机的几倍,正在连队各斗渠检查春耕机车作业质量的主管农业生产的王副团长在地头看到大磊的搂膜耙带出的残杆和废膜,走进地里来到大磊的机车旁问及大磊改搂膜耙的做法,对大磊的改制效果予以肯定,当即掏出手机联系各农业连队的连长和机务副连长来到9连召开了地头现场会,要求大家学习好的经验并抓紧时间对搂膜耙进行改造。这样一来连队的承包职工们纷纷找他干活,大磊也因此受到主管农业生产的副团长的表扬。

    连队的好多人都知道大磊是个喜欢捣弄的主儿,看他平时大大咧咧的,其实他很成事的。

    大磊人勤快,心也好,承包职工地里人手不够时,大磊就帮着主家掏棉杆和废膜。就这样从654拖拉机驾驶室里下车、上车,一天下来,大磊自己粗略算了算,得有千次之多,4月春播那些日子,连队开始播前整地,时间紧任务重,大磊白天开车搂膜,晚上开车到地里打除草剂,一天只睡5个多小时,他和连队农机副连长曾去125团观摩参观了超宽膜种植栽培,增产效果十分明显,他就想着干活挣钱好买一台超宽膜的播种机,所以累些他也高兴。

    这不,在地里只顾聚精会神开车朝前看,却没有发现拖拉机后面连着打药罐的牵引销子脱落了,大磊自己却没有发现,等车开到地头,该拐弯了,才发现车后打药罐不在了,天啊,咋还在地中间停着呢!

    大磊回到家给媳妇一说,媳妇当时笑的直喊肚子疼。可是看到吃了半个馍馍就歪在沙发上睡着的大磊,张萍真心疼。

    大磊自从动了买超宽膜播种机的心思,原本花钱大手的他开始精打细算,就连他自己喂养的珍珠鸡、兔子也都不许父亲低价卖给别人,而是自己亲自去团部饭馆推销,自家地里棉花兑现的钱他也不让家人动用,买超宽膜播种机成了他梦想。

    直到今天,大磊去团农机公司交了购买超宽膜播种机的定金,他的心才稍稍放下了些,这不,早早地他就起床开始对自己的654拖拉机进行保养维修,连长今天对他的鼓励也使得他心情畅快,他在为春播超宽膜种植蓄积干劲,在他的眼中,这个日子和煦清新,气爽天高。

    作者:王慧萍(第七师128团)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责任编辑:佟志红]
共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