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白山黑水到天山南北

东北义勇军的新疆往事

探史揭秘 2015-09-18 10:43:41来源:乌鲁木齐晚报作者:王素芬
进入论坛
分享到

    历史,清晰镌刻这个日子。84年前的今天,日本在东北蓄意制造了“九一八事变”。自那时起,日本帝国主义便侵入东北土地。东北沦陷后,以旧军队为基础,各界自发形成了抗日武装力量――东北义勇军。装备不足,条件艰苦,战斗至1932年12月,东北义勇军在日军重兵进攻下严重受挫,4万余人退入苏联境内。1933年2月底至1941年,这批东北义勇军辗转经新疆塔城,陆续回到了祖国怀抱。

    囿于经费,加之时局动荡,南京国民政府授意新疆当局“就地安置”东北义勇军。此后,这支力量为新疆边防和地方治安做出了重要贡献。他们扎根边疆,宣传各族民众共同抗战的理念,在开发抗战大后方和保障国际交通线,以及建设新中国的各项事业中,留下了浓重的一笔。

    辗转回国

    扎根新疆协助平叛宣传抗日

    1933年3月20日,经过19天旅途劳顿,首批东北义勇军由塔城到达迪化(乌鲁木齐旧称),当年共有7批次东北义勇军来到新疆。

    《从白山黑水到天山塔河――东北抗日义勇军在新疆》一书作者谷梦麟系首批抵达人员,他在书中记述道:东门张贴着“欢迎东北抗日义勇军进疆”“向东北抗日义勇军致敬”等标语。商会慰问团前来慰问,安排理发洗澡,每人发给官票银10两作为零用,杀猪宰羊犒赏官兵。

    当经受了抗日战火洗礼的东北义勇军,以飒爽英姿出现在迪化时,人们从他们身上了解了抗战的形势,启发了思想。昝玉林先生在《乌鲁木齐文史资料》第三辑中记述:特别是学兵连,深入街头巷尾,张贴标语,聚众演说。“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收复我国东北领土”的呼声,唤醒了沉睡中的边城,“抗日救国”成了全城人民广泛议论的话题。东北义勇军话剧团公演了宣传抗日的“文明戏”。许多本地青年要求参加义勇军宣传队,各学校的学生也都学演抗日话剧,学唱抗日歌曲,各大商号贴出了“七折优待义勇军”的售货启事。

    与此同时,新疆政局动荡烽火连天,不久爆发了“四一二政变”,盛世才攫取了新疆政权,将在疆的东北义勇军基本掌握,并整编为新疆反帝军。随后,为救各族人民于水火,东北义勇军立即投入了讨逆平叛的战斗,讨伐企图分裂新疆的各种势力。先后参加了滋泥泉战役、达坂城战役、南山战役、保卫塔城战役、盛马(仲英)迪化战役等。在盛世才统治新疆的11年中,东北义勇军转战天山南北,在历次战斗中有5000人牺牲,为保疆卫国立下了汗马功劳。

    1937年“七七事变”后,抗日战争全面爆发,中国沿海国际运输线均被切断,苏、美等援华物资改经新疆运往内地。为保障国际运输通道畅通,修建了迪伊公路、迪哈公路,以及塔城至乌苏的公路。这些公路由苏联专家勘测设计,中方施工人员多为东北义勇军官兵。

    1937年10月20日,国民政府成立了中央运输委员会(简称“中运会”),东北义勇军担当了这条国际运输线上的各站站长、公路段长、汽车修理厂长等职务。抗战中,这条国际运输线,对支援前方抗战,促进抗战胜利起到了不可磨灭的作用。

    惨遭迫害

    盛世才主政新疆期间被清洗

    盛世才于1933年夺取新疆政权,至1944年离开新疆前夕,为维护独裁统治,连年不断地制造冤案。在当时军政机关任职的东北义勇军,绝大多数追求真理、向往进步,自然也难逃劫数。

    盛世才主政新疆期间,遭捕杀的东北义勇军竟达10000多人,来疆26名将领就有13人死于冤狱,就是派驻在各地的骑兵,也都陆续被整编、清洗,逐渐解除了武装。“盛世才叛变后,清缴东北义勇军,我父亲猫到邻居菜地的地窖里,整整10天才躲过一劫!”现居乌鲁木齐的71岁的陶莲玉感慨万千地陈述。她父亲陶喜??为东北义勇军马占山部士兵,退入苏联后一心回国继续抗战,但与大部队失联,抵达塔城时已是1937年。回东北无望,陶喜??遂加入了派驻在塔城的东北义勇军分部,任班副。清缴风波过后,陶喜??无所依靠,不得不凭借理发手艺为生,生活一直颇为窘迫,再也没有踏上故乡的土地。

    1934年,盛世才整编军队时,东北义勇军占80%以上,到1944年国民党接收时,这些部队番号未变,但东北义勇军只占20%左右,东北义勇军官兵在新疆部队中总计不过5000人。另外,这期间被淘汰的老弱残疾的东北义勇军约有2000人,其中,有的在地方机关中当小职员,或操体力劳动过活,更有流落街头,沦为乞丐的。

    国民党以“莫须有”的理由,对义勇军进行歧视瓦解,还逮捕了一些人。谷梦麟描述,“1944年盛世才离开新疆前夕,冤狱被害的抗日义勇军家属,啼饥号寒,返籍无资,求生无路,告状无门,处于绝境。东北义勇军将领孙庆麟、赵剑锋等联名吁请政府救援,1947年得到回复:除对孤贫150多人由救济院发放面粉救济外,中央政府拨给抗日义勇军遣返原籍经费。东北义勇军还乡共1500多人,因经费困难,旅途艰辛,加之正值解放战争,陕甘交通中断,因而滞留甘肃各地,生活陷入绝境,有的穷困死于途中。有的虽返回原籍,因多年留驻新疆,故乡面貌全非,生活无法维持,也有辗转乞讨返疆的。”

    投身建设

    对新疆各项事业起到了积极作用

    限于时局及经费,辗转到新疆的东北义勇军多数留了下来,脱了军装,转业为民,积极投身于新疆的各项建设事业。

    上世纪30年代末40年代初,以东北义勇军为骨干的军官学校和宪警学校,培养了一批新的军警人员对安定社会秩序、禁烟禁赌、改革不良社会风气,特别是在“保障新疆永久为中国领土”方面,起到了积极作用。

    83岁的盛志斌,退休前系自治区建筑设计研究院高级建筑师。据他回忆,新中国成立前后,新疆建筑工程骨干多来自东北义勇军,较出名的有孟浩然、于富亭、栗远志、李凤彤等。被誉为“新疆第一代建筑工程师”的栗远志、孟浩然等人,不仅在新疆建筑工程方面是开创现代技术的先驱,而且培养了一批建筑工程技术人才。1945年前后,先后修建了督办公署东西大楼、新疆学院(新疆大学前身)红楼、新疆商业银行大楼(即新疆省大银行故址,现为自治区级文保单位)、砖木结构的西大桥、天山大厦等,负责施工的主要是东北义勇军成员孟浩然、于富亭等。解放后,孟浩然曾在自治区建筑安装公司工作,于富亭曾在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一建筑公司工作。

    上世纪80年代初,昝玉林曾详尽调查统计,军医张裕祥等人创办了乌鲁木齐医院,培养了一批本地医务人才,对防疫和卫生保健事业很有贡献。中医苏仲容在乌鲁木齐行医40多年,深受广大患者爱戴。教育工作者孟昭代、陈范生、刘志芳等人,兢兢业业地献身新疆教育事业,呕心沥血培养师资,在新疆教育史上树立了光辉典范。文化工作者宫振翰等人,为新疆的新闻事业、戏剧事业做出过一定贡献。张凤仪、聂夫立、尹玉衡等人,不仅在抗日战争时期发挥过积极作用,而且在国民党反动统治时期参加了地下进步组织,并和赵剑锋等人积极促成起义,为实现新疆和平解放贡献了力量。许多退伍转业的义勇军,在地方从事机械修造、机车驾驶以及其它现代技术工作,为发展经济起过有力的促进作用。从事理发、缝纫、铁木加工等服务行业的人员,一直在勤勤恳恳工作。新疆和平解放后,在新疆的东北义勇军除一部分编入解放军守卫祖国边防外,其余被编入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及各行各业,参加到建设边疆的行列中去。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责任编辑:佟志红]
共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