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尔布力和他的木雕世界

民间·综艺 2015-09-18 10:54:58来源:乌鲁木齐晚报
进入论坛
分享到

    叶尔布力·白山在木碗上绘图案

    沙布塔亚克(连体木杯)

    彩绘木盆

    木碗

    在乌鲁木齐县,有3万多名哈萨克族牧民,会做手工木制餐具的,只有叶尔布力·白山(以下简称叶尔布力)。

    这样的手工木制餐具,是哈萨克族独有的工艺制品:用整块杨木或桦木、榆木,精雕细琢,配以浓郁哈萨克族民族风情图案,不用清漆,色泽自然光润,造型古朴精致。

    文/本报记者蔡俊

    在乌鲁木齐县很多哈萨克族家庭的餐桌上,都以拥有一件叶尔布力的木制餐具为时尚。

    受市场冲击,哈萨克族手工木制餐具很多传承人被迫改行,有的年龄偏大,有的已经去世,出现了后继无人的状态。而手工木制餐具,因为从业者稀少,正成为濒危手工艺制品。

    现在,叶尔布力的手艺,已由自治区文化厅列入自治区非物质文化遗产生产性保护基地,而他自己也已经找到了能够传承手艺的徒弟。今年,他和哥哥海拉提及同学三个人共同投资30万元,在甘沟乡开始正式创业。

    乌鲁木齐县相关部门为了保护这一濒危手艺,为他和同伴提供了低租场地,用于发展木雕等民俗艺术品文化建设。在叶尔布力申请列入保护基地时,这些部门提供了大量资金、政策方面的支持。

    也就是说,哈萨克族手工木制餐具的制作和传承,已成为乌鲁木齐县文化事业的一部分,而不再只是叶尔布力一个人的事了。

    做一个盘子要花两星期

    9月11日,记者前往位于乌鲁木齐县甘沟乡的野然陶手工艺品展示中心采访叶尔布力。他正忙着接待一位来自哈萨克斯坦的订货人。叶尔布力说,早在2009年起,他就开始接待来自哈萨克斯坦的客商。

    “叶尔布力的手工活儿好,在我们那儿很有名。”哈萨克斯坦商人阿依别克说。

    展示中心里的哈萨克民族风情手工制品琳琅满目,刺绣、皮具、餐具、乐器一应俱全。叶尔布力说,里面的货品全是手工制作的。

    “手工太费时,一般订货的人最少要等一个月,如果订货太多,就得等几个月了。”叶尔布力的哥哥介绍。

    在叶尔布力的作坊里,一个初具形态的手抓肉盘子正等着主人进一步雕琢。这原本是一整块杨木,现在,这块长70厘米,宽30厘米,厚30厘米的杨木,中心部分挖空,边缘呈现出盘子的把手、盘底等形态。

    杨木很结实,叶尔布力每天都在和这些杨木“较劲”――在它们全无章法的生长结构里,找出最美和最实用的形状。

    一个常见的手抓肉盘子,需要耗费整整两个星期,才能完工。叶尔布力说,这是因为工序繁杂。

    先挑选合适的湿杨木,买回来时就得立刻雕刻出盘子的完整形状。之后,将盘子放进盐水和酥油调配的大锅里煮三个小时,直到煮透取出,在阴凉的工房里再晾干两周后,取下,使用烫画工艺,在盘子上烫出民族特色图案。全部完成后,使用抛光机抛光,才算大功告成。

    而抛光后的成品餐盘,显出纯原木棕黄色调,色泽温润光亮,还带着一股淡淡的木香。

    “这种完全不上色,不涂清漆也能让木制品发光的工艺,是我自己琢磨出来的。”叶尔布力淡淡地说。

    正是这种独有工艺,让叶尔布力原本就已很稀有的哈萨克木雕工艺,焕发出灿烂光彩。阿依别克说,这正是哈萨克斯坦的用户宁可等很久也要订货的最大原因。

    餐具文化中的讲究

    讲究的餐具,是哈萨克饮食文化之精华和大成。每到节庆,在哈萨克族的餐桌上,客人们都会发现,几乎每一种不同的食品,都盛放在不同的餐具内。

    名目繁多的餐具里,有“托斯达汗(木碗)”、“阿哈西特格涅(木盆)”、“阿哈西曲姆西(木勺)”、“阿斯套(和面盆)”、“纳仁塔巴克(盛手抓肉盆)”等20余种餐具。

    如果再仔细观察,会发现每种餐具都做得十分精致,印制的哈萨克族图案和花纹,在造型上也十分别致,具有鲜明的民族特色。

    所以,在哈萨克族同胞家中做客,与其说是在享用餐具中的美食,不如说是在观赏一件件工艺品。

    也正因为工艺复杂,现今,即便在新疆的牧区,也很难见到制成系列的全手工哈萨克族木制餐具。

    在叶尔布力的作坊里,除了必要的旋床和电钻外,大部分都靠手工制作餐具,地上和墙上摆放着锯子、刨子、小砍砍、木锉和用来抠、挖的工具足有几十种。

    以往,木制餐具的原料主要以山区生长的20年以上的杨木、桦木和榆木为主,根据不同餐具的需要,选择不同材质的木材。但现在林业部门严禁上山伐木。所以,原料都从木材市场购得。

    一般情况下,叶尔布力先是锯下规格不同的原料,再用抠、挖、砍、锯、锉、刨、削等工艺,将餐具做出雏形。待所有工序完工后,还须使用镂雕、透雕、浮雕、圆雕、烙画、彩绘等多种方法,使木器成为兼具实用性和艺术性的器具。

    手艺的传承和创新

    这样的工作,需要极大的耐心和体力,同时还必须拥有独特的艺术感悟力。而在叶尔布力看来,只有对木雕餐具艺术发自内心的热爱,才能将这门技艺传承下来。

    叶尔布力对木雕艺术发生兴趣,缘于幼时舅舅的影响。舅舅是一位老木匠,放牧闲暇时,喜欢在羊圈里做各种木工活。从5岁起,叶尔布力和哥哥就喜欢围在舅舅身边,每当看着舅舅把一块块毫无生气的木头,雕刻出碗、盘、小动物的形状,小叶尔布力眼中充满和惊喜和神奇。

    “那时候,我没事干就拿着一块块木头琢磨,然后东敲西刻,整出来的东西还挺像样,舅舅直夸我聪明。”叶尔布力回忆。

    2003年,26岁的叶尔布力开始将精力完全投入到木雕上来。但直到2009年,第一批哈萨克斯坦客人开始订货,叶尔布力的木雕餐具市场才初步打开。在那之前,叶尔布力在舅舅的羊圈里,埋头琢磨了5年。

    “能坚持下来太难了,除非,你真爱这一行。”叶尔布力再次强调。

    现在,有了政府部门的支持,叶尔布力对扩大自己的事业越来越有信心。他将店员送到南湖一家培训机构培训网店操作技能,还计划再招收一名大学生,为生产基地打开市场提供更多技术支持。

    至于手艺的传承,叶尔布力稍有些头疼。此前他已经收了七八位徒弟,但由于过于辛苦,真正学会并坚持下来的,只有两位。现在,38岁的叶尔布力不仅把传承的希望寄托在两位徒弟身上,还寄托在只有4岁的儿子身上。

    “别看他小,和我一样,小小的嘛,就开始拿着木头琢磨起来了。”叶尔布力笑着说,“以后,就看他的了。”

    图/自治区非遗保护工作专家委员会委员楼望皓提供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责任编辑:佟志红]
共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