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王子》缘何“驯服”中国读者

书评书话 2015-09-22 09:50:32来源:新华日报
进入论坛
分享到

    哪本书的中译版最多?《小王子》。这部首版于1943年的小书,不足3万字,迄今已被译成250多种语言,平均每三个月就有一个新的版本出现。而在中国已有逾百种不同版本。

    1979年3月,《世界文学》杂志上首次刊登了由陈学鑫、连宇翻译的《小王子》,同年该版本由商务印书馆出版。进入新世纪,中译本快速增多,国内法语界的专家学者如汪文漪、胡玉龙、吴岳添、马振聘、周克希、郭宏安、李清安、刘君强、黄天源、郑克鲁、黄荭等都翻译了不同译本。

    《小王子》译本众多,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距离作者去世(1944年)已超过50年,成为无需支付版税的“公版书”。但没有版权约束的名著不少,像《小王子》这样版本众多的作品依然是独一无二的。从社会心理学角度来看,此书的风行是一个复杂的融合体。

    表面上看,《小王子》是一个童话,歌颂真善美,批判假恶丑,既不暴力也没有色情,更不容易引发争议,属于“家长安心、老师放心”的推荐读物。因此《小王子》得以入选新课标在内的各种课外阅读书目。

    那为什么很多初高中生包括大学生也自动自发阅读?因为这不是宝宝睡前故事,而是蕴含哲学内核。没有具体时代背景限制的故事和简明精炼的人物形象,可以让读者根据自己的人生体会赋予丰富的多向性解读。这本书被宣传为“销量仅次于《圣经》”又被哲学家海德格尔封为“最伟大的存在主义小说”,成年人阅读,也不跌份。

    《小王子》用浅显天真的语言描摹了人类的孤独命运,小王子来到地球,他在高山上喊:“做我的朋友吧,我很孤独。”回音答复:“我很孤独……我很孤独……我很孤独……”网络时代,碎片化的信息山呼海啸一般袭来,深层次的交流却越来越少,导致人格分裂、对自我身份的疑惧,于是小王子的单纯执着在某种程度上舒缓了现世的焦虑和归属缺失的恐慌。

    一方面,孤独的读者在其中找到认同感,另一方面又用此书找到群体归属感。在豆瓣读书,《小王子》各种版本条目733个,其中讨论最多的人民文学版马振聘译本有超过18万条评论。

    《小王子》中不断出现“大人们还真是奇怪”这样的话,无疑包含着对成人世界虚无愚妄的批判和对童真心灵世界的赞颂。“发现儿童”是20世纪的一大进步,但很明显小王子并不是一个小孩子,他渴望与他人建立成熟的亲密关系。书中最受中国青年读者喜欢的两个段落是小王子反思和玫瑰的关系、渴望爱的狐狸谈“驯服”:两个人要建立联系,才能成为彼此的独一无二。李峥嵘

    链接>>>

    关于“驯服”

    ——再读《小王子》

    我大概31岁第一次读《小王子》,当然读得迟了一点,不过还是很庆幸,在31岁就读到了,没有更迟。作为一个中年世故的男人,我也不惮于说出来,哪怕到现在为止,我最爱的童话还是《小王子》。

    当时读狐狸和小王子的对话,其中用了“驯服”这个词,觉得特别刺眼。我的理解是,爱是很自然的一种情感,为何要用驯服这样一个具有较大强力意味的词呢?

    10年后,我又想起了这本书,想起了小王子的玫瑰。书里有句话:你在你的玫瑰花身上耗费的时间使得你的玫瑰花变得如此重要。这句话不光打动人,更充满哲思的意味。它告诉我们,我们所有为爱的付出,都不是白费的,都会为你的所爱增添价值与荣光。我想起胡适总是说的那句话:功不唐捐。首先,因为爱的本质就是时间。爱她,就会把你最珍贵的时间给她。此外,爱还是一种独特的联系,使得处在爱中的双方都与众不同。

    这一次我想起“驯服”这个词的时候,突然悟到了,为什么圣埃克絮贝里非要用这个词。

    小王子的玫瑰和小王子本人,都很年轻,他们各自有着炫目的资本。美丽、多情、敏感、善良,内心都有一种自己也感觉不到的骄傲。比如这朵玫瑰,骄傲到明知自己做得很过分,却仍不肯承认,哪怕一个道歉,或者一个台阶。而小王子的骄傲则在于,他同样不能在无理的骄傲面前,始终保持着谦卑。就这样,相互深爱着的两个人,因为彼此骄傲的深爱,最终只能选择分离。

    接着,圣埃克絮贝里安排了小王子的星际漫游。所到的每一个星球,对小王子来说,都是毫无意义的。因为作者只是想说明一点,在这些星球,没有一个人,像那朵玫瑰那样,与小王子保持着独一无二的关联。我们的人生意义其实就是这样,它发生在我们爱的人那里,那些我们在乎的,我们深爱的,我们保持着独特联系的人们,才是发生意义的所在。作者也想说明,造成他们之间困扰的,不是没有爱,而是爱的方式。而狐狸则跟小王子说,来,你来驯服我吧。这就是狐狸的大智慧。因为狐狸喜欢小王子,愿意为了小王子,低下他智慧的头颅。这一瞬间令人动容。

    我想,这就是圣埃克絮贝里所说的驯服的意义。蔡朝阳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责任编辑:佟志红]
共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