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淌在心中的河

情感 2015-09-22 10:47:30来源:天山网原创
进入论坛
分享到

    那是很多年以前的事了。我刚上班,做了养路工。面对荒凉的戈壁,心中觉得委屈。干嘛我就要干这个行当?在这样严酷的生活环境中活着。又伤感,也有对命运的不服。烦闷时经常对着戈壁滩胡乱唱上几句,记不得从哪里学来的歌曲:“我坐在煤油灯下,苦闷地思家乡......”虽然文化水不多,还真有点小布尔乔亚的味道。

    当然,再伤感也不是个事,总归是要在这里工作和生活了,改变不了面前的现实,就要想办法适应。榜样倒是现成的,工区里那些养路工师傅们,在这里一工作生活不就是几十年么,人家是怎么过来的?于是,我开始留心观察师傅们的一举一动,看看他们是怎样度过这漫长的戈壁滩上的工作和生活的。

    那是一个周末,师傅沈韩生邀我出去套野兔子。他告诉我,事先以看好了野兔子的走动路线,早在哪里下好了套子,今天如果运气好的话,说不定就有所收获了。师傅还告诉我,戈壁滩上的动物,无论是野兔子还是黄羊什么的,都有这样的习惯,来回行走都有固定的路线。只要留心观察,就会发现其中的秘密,一准能套住的。

    我本来就闲的难受,听他这么一说,来了兴致,反正比躺在屋里背铺板强,就拔腿跟他去了。

    走了好一会儿,师傅带我走进了一处很宽的干枯河道。干枯的河道从远远地戈壁深处飘来,又像远远地戈壁深处荡去,没有一滴水。河滩上稀疏的生长着不多的红柳和灌木丛,偶尔飞起一两只被我们惊扰了的土百灵鸟儿,或者脚下突然溜过几只蜥蜴,干枯的河道更加显得寂寞荒凉、暴烈和恐惧,同时还充满了神秘,这就是师傅的猎场。

    师傅指着干枯的河床对我讲道,这河滩很像他家乡的那条河,只可惜是干枯的。通过师傅的讲述,我逐渐对师傅家乡的那条河有了印象:那条河有着迷人的风光,充满着安逸和温馨,插着竹竿的看鸭人,岸边满目苍翠的垂柳,悠闲吃草的老牛,还有阴凉中浆洗的红衣少女,欢乐的嬉笑......

    很久很久,我和师傅都沉浸在他家乡朦胧的柔光秀水之中。本来就寂静的戈壁滩更加出奇的静。看着师傅那向往的神情,我忍不住小心颤声发问:“师傅,你想家了吧?”

    “想,那能不想呢?”师傅点点头继续说:“怎么,就兴你们小年轻想家,不许我们这些老头子想家了?我们同你们一样想家,人心都是肉长的啊。”

    “那,这么多年了,你为什么不要求调回去?”

    “你这家伙,年轻脑子活,一句跟着一句,来的还挺快.”师傅照我脑门上轻轻点了一下,把手中的一块石头扔向远方,若有所思的告诉我:“说起来话长喽。咱是被家乡人千挑万选,敲锣打鼓送来支援新疆建设的,每趟回家,见到乡亲们那么稀罕地听咱们讲新疆的故事,新疆的变化。他们知道咱们敢在这荒凉的地界上干,保证这条铁路的畅通,佩服的跟什么似的,这家请,那家喝的,咱就能轻易打退堂鼓,那还叫条汉子?再把话又说回来,人,就他妈是这么个东西,无论你怎么讨厌你生活的地界,真要离开,心里还能挺不是滋味的。你也看见了,那些退了休的老家伙,老是打听咱们这里的事,隔上一年半载的,还老想回来看看。故土难离,说得就是这么档子事。”

    我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在当时,我不能全部理解,几年后,当我要离开那个地方时,才真正地懂得了这种感情。我正准备再向师傅问些事情时,师傅突然紧张严肃地冲我做了一个手势:“别出声,快看!”

    我顺着师傅是手势看了过去,只见远远地,有一只野兔子自作聪明地躲在灌木丛中,立起身子向我们这边狡黠的观望着。我一时高兴,追开了野兔子。那野兔子跑的真快,连蹦带跳的。当我追的再也跑不动时,它也很快没了影踪。

    师傅被我的举动逗得哈哈大笑。他对我说道:“行,开心就好。那野兔子在这里生存也不容易,套不着它更好,有个活物和我们作伴也不错。”

    我这才记起,我们是来套野兔子的,这下,野兔子恐怕再也不敢上这儿来了。我为自己刚才的傻帽举动笑了开来。

    这是我来到这个戈壁养路工区的第一次开心的大笑。

    在和师傅的相对大笑中,我暗自下定决心,我要在这块戈壁滩上干下去,干出个样儿来,和师傅一样像条汉子。

    几十年过去了,我也做过他人的师傅,我始终没有忘记那条河。我深信,无论再过多少年,只要戈壁滩上需要有人工作和生活,就会有人记住那条河。那条干枯的河流上,就会不断印上开发和建设新疆的人们足迹。因为每一个人的心中都流淌着一条充满希望的河。

    作者:朱坤(乌鲁木齐铁建工程咨询公司)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责任编辑:佟志红]
共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