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有些官员热衷仿建“天安门”

文化杂谈 2015-09-23 09:56:30来源:中国青年报
进入论坛
分享到

    日前,经中共天津市委批准,中共天津市纪委就天津市滨海新区中心商务区管委会原党组书记、副主任王政山(正局级)严重违纪违法案发出通报。通报中的一项内容令人大跌眼镜:王政山依水建造私家花园;仿照北京奥运场馆“水立方”,违法建造地下、地上共三层、建筑面积1200余平方米的私人会所。过去,涉腐官员违规修建豪宅、会所的情况时有发生,但是,把“水立方”搬到自家的做法,不得不让人惊叹贪官的“大手笔”。

    搜索过去的报道,类似事件不止一例,甚至不乏有人主导仿建“天安门”。如山西临汾市尧都区尧庙广场除了有“天安门”外,还有“天坛”和“华表”;河南濮阳县县委县政府办公大楼被称为濮阳的“天安门”;而重庆忠县黄金镇政府办公楼也宛如中国古代宫殿。亦不乏山寨“鸟巢”、白宫等知名建筑的案例。这些山寨建筑有的用于机关办公,有的用于官员自己享乐,有的在规模上求大求全,有的在细节上赶超原版。

    为什么一些官员热衷于修建这些明知是山寨,而且无论从美学价值,还是使用价值上来看,都无法与所花费的资金相匹配的建筑?从这些“天安门”、“水立方”的修建中,主导官员究竟可以获得什么?

    一是符合他们对权力的想象。一些官员,官虽不大,却可为所欲为,修个“天安门广场”恐怕都不在话下,更不用说仿造个“城楼”了。手中掌握了一点权力之后,难免希冀获得更多的权力,进不了中南海,登不上天安门,却可以在自己的地盘内随心所欲——建个 “白宫”都不是难事。

    二是掩饰他们对私利的渴求。一些山寨建筑之所以张扬,是因为它们以公共建筑的面目出现。私利则掩藏在此类“公共建筑”的背后。比如:河南濮阳“天安门”周围是一座座漂亮别墅供官员居住;尽管盖“天安门”、“天坛”等山寨的有关领导辩称:“好多老百姓一辈子也去不了北京,让他们在本地看看天安门、天坛有什么不好?”实际上,建“天安门”不过是为了官员们的自我满足。

    此外,一些神秘的山寨建筑还有很多“隐秘”。此番落马的王政山所修建的“水立方”,至今网络上也很少见到照片。据通报,“水立方”的真实功能是私人会所,看来是王政山进行权钱交易等贪腐行为的据点。尽管看到、使用山寨“水立方”的人局限在小范围内,但是因为他们多是王政山的“圈里人”,展示一座自家的“水立方”无疑让王政山在“团团伙伙”面前更有面子。

    不管官员出于何种目的修建山寨建筑,有一点可以确定,大多数类似的建筑都没有合法合规的手续,修建它们劳民伤财,对公共利益毫无裨益。在山寨建筑修建、被检举和被查处的过程中,人们可以看到权力意志对官员审美观的扭曲,权力逻辑对程序正义的破坏,以及权力失控导致的政治生态沦陷。没有一座山寨“天安门”可以长存于世,希望手握权力的官员们,都能保持这分清醒。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责任编辑:佟志红]
共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