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黄人席卷全球却难掩平庸 卖萌犯傻的背后是急功近利

影视·戏曲 2015-09-23 10:36:04来源:新华日报
进入论坛
分享到

    近日,美国环球影业动画片《小黄人大眼萌》席卷全球,早在9月初,其全球票房就超过了10亿美元,该片9月13日在中国大陆上映,首日票房1.23亿,成为内地影史第一部首日票房过亿的动画,上映一周以来,票房已经达到了3亿大关。一时之间,卖萌犯傻的小黄人万众追捧,甚至成为街谈巷议的文化热点。然而,这部电影与众多优秀好莱坞动画片相比却大失水准,卖萌细节重复堆砌,情节发展平庸乏味,一味迎合“萌文化”的后果就是缺乏挖掘与反思,为了赚快钱而陷入了急功近利的窠臼。

    小黄人本来是环球影业于2010年、2013年推出的系列动画片《神偷奶爸》中的小配角,但没想到其萌蠢的形象一夜爆红,环球影业于是在今年推出衍生独立动画片《小黄人大眼萌》,讲述小黄人的来历,以及三位主角鲍勃、凯文、斯图尔特的历险故事。不过,或许是因为仓促上马,该片的卖萌细节与元素大量堆砌,几个小黄人的所谓卖萌桥段大量重复,几乎就是从头至尾的复制、粘贴,令人备感乏味。很多观众就是前两部《神偷奶爸》所培育的忠实粉丝,而《小黄人大眼萌》基本就是“吃老本”,不由分说地让老粉丝掏腰包。

    影片将主要角色锁定于三个小黄人,分别是胸怀大志的“普通青年”凯文、爱吃爱音乐的“文艺青年”斯图尔特以及有热情没能力的鲍勃,三人为了拯救族群踏上了“寻找大坏蛋”之路。值得注意的是,这三个角色有标签化嫌疑,而且性格缺乏发展脉络,缺乏逻辑性,乃至于我们在看电影的时候,几乎无法分清三个角色的区别,更看不出他们自我丰满的过程。电影对三个小黄人的刻画,没有足够的趣味点和笑点,只是一味地“蠢萌”。本片中一个女性大坏蛋角色“斯嘉丽·杀人狂”,是小黄人效命的对象,然而,这个角色毫无新意可言,几乎就是所有童话故事中的反派角色。

    《小黄人大眼萌》在剧情方面同样缺乏创意:小黄人被“斯嘉丽·杀人狂”派去偷盗英女王的王冠,结果小黄人鲍勃阴差阳错地拔出了石中剑,居然成为了国王,然后又把王位传给了“斯嘉丽·杀人狂”,接着搞砸了她的加冕典礼,遭到众恶人的追杀,最终小黄人凯文变成哥斯拉级的“大黄人”,跟“斯嘉丽·杀人狂”展开终极对决。电影故事只是一些老套桥段和常规套路的堆砌组合,而且缺乏节奏感、逻辑性,更缺乏推动情节发展的内在张力。这样,我们看电影的时候,就常常感觉牵强附会。电影中充斥着追逐打斗的热闹,却缺乏喜剧的创意与智慧,几乎成为低劣的“蠢蛋搞笑片”。

    从根本上说,在西方,萌文化有对现代理性的反拨,在中国,萌文化还有对无奈现实的“柔性”抗拒,近日涌现热捧的“头上长草”潮可谓表征之一。《小黄人大眼萌》“掐”准了这样的文化脉搏,不过,电影对萌文化的理解,就是卖萌犯傻本身,却没有兴趣或者说没有能力挖掘其内涵,反思其意义。影片中,凯文带着两同伴在平庸的生活中挺身而出,为了替族群寻找新的老大而踏上了征程。电影表现的是小人物的英雄梦,不过,几个小黄人追逐的所谓理想令人匪夷所思,追逐的过程就是不断犯“二”的过程,而各种愚蠢行为却一次次迎来生机,仿佛老子“绝圣去智”的意味。这种机械迎合网络草根文化的反崇高、反英雄,因为缺乏一定的前置条件和文化反思,一不小心就会陷入反智主义。

    世界影坛现在似乎正处于“萌时代”之中,从《超能陆战队》中的机器人大白到《银河护卫队》中的树人格鲁特等“蠢萌”角色都轻而易举地俘获大批粉丝。《小黄人大眼萌》的问题在于出品方将热门IP变现的心态过于强烈,表面上是卖萌犯傻,实质上是为了真金白银。电影赶上了这样的时机,并且成功营造了一种“不谈小黄人就落伍”的所谓时尚,从而狠狠地赚了一把,但这并不代表真正取得了成功。好莱坞动画片,早在《狮子王》时期,已经将自己的观众扩大到了全年龄阶层。从梦工场的《史莱克》、《功夫熊猫》,到皮克斯的《机器人瓦力》、《玩具总动员3》,很多优秀动画片,在表面的低幼化背后,都有非常深刻的文化内涵,中国今年的两部电影《捉妖记》和《大圣归来》同样具有这样的品质,因而才会有很好的票房和口碑。反观《小黄人大眼萌》,显然无法加入精品动画片行列,这同样说明了一个颠扑不破的真理:急功近利无法创作出精品,缺乏文化支撑无法赢得口碑。本报记者贾梦雨

    原标题: 卖萌犯傻的背后是急功近利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责任编辑:佟志红]
共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