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恋

校园 2016-03-10 17:50:29来源:天山网原创
进入论坛
分享到

  神州辽阔,每个地方都有些极具特色的东西,或是相关联的词语,就像是一座城市的名片。比如说提到徐州,大多数人首先想到的会是“兵家必争之地”,“淮海战役”,然后是“汉高祖刘邦”、“彭祖”、“彭城”、“古九州”、“汉文化”、“武术之乡”、“戏马台”、“放鹤亭”、“云龙湖”、“燕子楼”、“柳琴戏”、“烙馍”、“地锅鸡”、“小孩酥”、“大风歌”、“李可染”……

  提到新疆,大多数人首先想到的会是“羊肉串”、“哈蜜瓜”、“葡萄干”、“新疆舞”,然后是“草原”、“天山”、“大盘鸡”、“罗布泊”、“戈壁滩”、“火焰山”、“吐鲁番”、“乌鲁木齐”、““胡杨林”、“喀纳斯”、“丝绸之路”、“达坂城的姑娘”、“新疆建设兵团”、“塔克拉玛干”、“和田玉”、“冬不拉”、“阿凡提”、“王洛宾”、“兵山上的来客”、“花儿为什么这么红”、“我们新疆好地方”……

  很多年之前,还没到过新疆,先从“西部歌王”王洛宾的《在那遥远的地方》、关牧村的《吐鲁番的葡萄熟了》等歌曲,还有金庸的《书剑恩仇录》、《天龙八部》和梁羽生的《七剑下天山》等武侠小说中,对新疆有了神秘美丽、“心向往之”的最初印象。

  大漠孤烟、朔风呼啸,金庸虽然描绘得惟妙惟肖,有意思的是在写作《书剑恩仇录》、《天龙八部》,描绘新疆美景、天池风光时,他还未曾到过新疆,就是通过组合一些关键词,通过一些和新疆有关的诗词、资料,然后加以想像进行创作。直至1981年,应邓小平邀请,金庸与妻子儿女回大陆访问,他此行共游历了13个城市,也第一次来到了新疆。金庸终于在新疆出现,“金迷”们纷纷问他为何对新疆“情有独钟”。金庸说,新疆是个美丽的地方,美丽的地方出美女,他笔下最美的女子是“香香公主”,能不喜欢新疆吗?而且金庸还语出惊人,认为自己前世曾是新疆人。

  在新疆天池,金庸惊喜地发现几个维吾尔族的小孩子手里捧着天山雪莲,就是自己当年在《书剑恩仇录》中写到的红花会总舵主陈家洛采来送给香香公主的那种雪莲,第一次见到实物的金庸非常兴奋,将两朵天山雪莲带回了香港。

  我很能理解金庸先生此时的心情。记得初到新疆,正是春天万物刚刚萌芽之时,当突然看到几个当地的小孩子头上戴着柳条帽,嘴里吹着柳笛从我身边跑过时,本来尚感觉陌生的异域,一下变得如故乡般的亲切。一样的阳光,一样的生活,一样的欢乐,一家人的感觉。在徐州的乡村,过去人们普遍生活不富裕,孩子很少有属于自己的玩具,特别是农村,花钱买玩具太奢侈,更多的是就地取材动手做。春天,最受欢迎的就是柳笛。

  柳笛,又叫柳哨儿,三四月份,柳树刚长出嫩叶时,是做柳哨儿的好材料。选一根粗细适中的柳枝,用小刀截取中间一段比较顺滑的,用手指捏住柳枝较粗的一头,轻轻来回拧捻,这时你可以感觉到树皮与里面的枝骨在慢慢的分离。就这样一点一点往前拧捻,这个过程一定不能急,要从枝头到枝梢耐心地拧。等到树皮完全滑动离骨了,用牙咬住较粗的一端,轻轻拽动,将白玉般的枝骨慢慢抽出,一截完整的柳皮绿筒就留在手中了。

  用小刀把绿筒两头切齐,然后截成一小段一小段的,可长可短。最后把绿筒一头约一厘米用手捏扁,用指甲掐去外皮,只留绿莹莹的内层软皮,一只柳哨儿就做成了。

  其实因为喜欢新疆音乐和边塞诗,那次的行程,原本是想好好了解一下羌笛。羌笛既是一种古老的民族乐器,又是边塞诗词中的“常客”,最早是从王之涣的《凉州词》“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知道了这种乐器,后来慢慢又读到了“雪净胡天牧马还,月明羌笛戍楼间。借问梅花何处落,风吹一夜满关山”、“五月天山雪,无花只有寒。笛中闻折柳,春色未曾看”、“天山雪后海风寒,横笛吹遍行军难”等句子,这些雄浑悲怆的边塞诗句,让人仿佛听到了雄壮宏亮的羌笛声。

  后汉马融《笛赋》云“近世双笛从羌起”,在我国古代,人们总是把笛和羌族联系在一起,称之曰羌笛。羌人商周时期生活在今宁夏、甘肃、青海及四川等地,战国时迁移到新疆一带。早在张骞通西域之前,羌人就已散居于塔里木盆地南缘和帕米尔高原等地,其中最大的一支叫若羌,现今新疆仍有若羌的地名。

  行前做足了关于羌笛的功课,却被一声柳笛放慢了脚步,也拉近了和新疆的距离,远古的忧思转化成了现实的温暖。在了解了“左公柳”等故事后,自己也希望能为这片神奇的土地做些什么。

  当年在守土卫国中立下赫赫战功的左宗棠,留给大西北的不仅是英雄战绩和完整疆土,还有沿着古丝绸之路茂密的左公柳。行军途中,河西地区“赤地如剥,秃山千里,黄沙飞扬”的严酷自然现象深深震动了左宗棠,他要求众军士人人随身携带树苗,大军过处,一路走一路栽。左宗棠自己也与军士一样,亲自携镐植柳。自古河西种树最为难事,可是在左公倡导督促下,竟然形成道柳连绵数千里、绿如帷幄的塞外奇观。

  后来左宗棠的老部下杨昌浚到新疆筹办军务,在河西走廊和新疆沿途看到杨柳成荫,连绵不绝,得知这一浩大的功绩是左宗棠作为后,深有感触,写下了一首脍炙人口的诗篇:“大将筹边尚未还,潇湘子弟满天山。新栽杨柳三千里,引得春风度玉关。”

  治军千头万绪,份内事已够人忧虑,按说左宗棠只有平乱之命,并无建设之责,但儒家的担当精神和广博的胸襟、才学让他觉得应该尽更多的力。前人植树,后人乘凉。为纪念左宗棠为民造福的不朽功绩,后来人们便将左宗棠和部属所植柳树,称为“左公柳”。

  左宗棠的故事让我想起俄国作家果戈理的名言,他说“当歌曲和传说都缄默的时候,建筑在说话”,也时时警醒自己,我们的所作所为,应该不只是现在能看到,还有百年之后、甚至千年之后,能为新疆留下些什么。

  阿根廷作家博尔赫斯感慨“我希望时间是个广场”。是的,从徐州到新疆,从现在到将来,时空的变换中,我们只是短暂的一点、一瞬,但经过我们一代代新疆人的不懈努力,会让大美新疆变得更美好。

  文:奎屯市第一高级中学 王宪儒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责任编辑:黄利娜]
共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