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枝一叶总关情

读《古牧地纪事》有感

书评书话 2016-08-17 10:47:02来源:天山网原创
进入论坛
分享到

    古牧地,一个遥远但并不陌生的名字。

    一千三百年前的唐代,这里便是岑参笔下的轮台故城所在地。

    它无数次地出现在历史典籍中,众多名人深情将它书写,为我们留下了一笔丰厚的历史文化遗产。

    在段蓉萍的笔下,我们听到了大月氏的挽歌融入土地,成为草尖上的风声;匈奴铁骑的呼啸声从马背上滑落,成为远去的背影;看到乌孙、塞人、柔然、铁勒、突厥、回鹘、西辽、蒙古、瓦刺等古代族群南来北往,刀光剑影遮不住四面八方的乡愁;看到了汉唐屯田,禾菽相望;明清戍边,剑戈闻声;看到了班超、班勇等纵横天山,也看到了李白、岑参、丘处机、耶律楚材、纪晓岚、林则徐、左宗棠、洪亮吉、刘鹗等历史名流曾在此驻足的身影,他们为古牧地打上了深深的华夏的烙印,让《古牧地纪事》这部散文集有着强大的历史文化的支持。

    《古牧地纪事》是一部地域人文特色浓郁、情感表达真实生动的散文集。作者笔下的村庄、树林、山丘、河溪静谧又美丽,安详地躺在岁月的怀抱里。那些记述故乡的文章,就像三月的山花,流溢着淡淡的花香,令人陶醉,读后就仿佛触摸到了历史与时代的温度,不知不觉间,精神与这里的山川大地相融合,与这里的树木河流相贯通,与这里的人文气息相衔接。她的纪事散文集是历史发展的语言境像,是现实生活的心灵回声。无论是追寻古牧地的历史,还是记录时代的变迁,抑或是探寻古牧地发展的足迹,作者的笔调都深沉细腻,饱含深情。她情真意切地为这片土地吟唱,为沉淀于这片土地上的往事讴歌,将心中的乡情、乡恋、乡愁化为澄阔大气、底蕴深绵的文字,为读者呈上一曲又一曲朴实、沉静又炽烈的故乡谣。

    往事是流水、是背影、是脚印。古牧地构成了她永远的内心时间,这里有着城市人久违的大片树林、清澈的河流。这里长满了青草,河里游弋着鱼儿,水面上嬉戏着野鸭,天空翱翔着苍鹰,岸边的牛羊,马儿悠闲地啃食着嫩草。这里有除夕夜爷爷在院子里燃起的篝火,年夜饭后孩子们放炮仗的声音;这里有老邻居马爷爷、米奶奶,张大妈,刘婶子;有枣红马,黑骡子,灰驴子,大黄狗,花公鸡;还有伴随过自己的镰刀,铁锨,十字镐和人拉车……

    一个心怀故乡的人,便是有根的人,永远不会孤独。古牧地便是她的根基和血脉。曾几何时,她眼睁睁地看着那条清澈见底的古牧地河变成污水河,眼睁睁地看着养育自己的村庄正在一点点消失,这让她内心充满忧伤。同一个村子里的乡亲,因拆迁而各奔东西。当她去寻找那些曾经对自己有过一饭之恩,一水之德的大妈、婶子时,得到的却是老人已经去世的消息。即使是生活在同一座小城,原本熟悉的少年伙伴,也是很难相见了。惆怅与感激交织在一起,往事成为撞击心海的回音,使她更加关注养育自己的这片土地和生存在这里并留下足迹的人,这使她的生命真正成为一种表达,使她跨越艰辛这条河,孕育出这部满含深情的散文集。

    作为成长于农村的女作者,她同样目睹了中国现代文学在现实中的富足境遇和艰难起伏。在空前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中,她的文学思想和文学观念同样经历了起伏和震荡。那些盘踞在记忆深处已经逝去的村庄与旧事,成为她的创作机遇。她抓住了这个机遇,重新审视并转换创作意识与观念,自觉地投身到本土散文创作中。她写自己对现实生活的感受,将感动、惆怅与激情挥洒在笔墨中。这使她的作品和个人的境界在创作中逐渐得到提升,并成熟起来。也可以说,她正是在自觉的文化担当中成就了自己。

    事实上,散文的传统精神与美感话题正在隐去,散文如何贴近现实,如何智慧地表达历史与现实,是一个绕不过去的命题,回答或诠释这个命题,要求作者深刻领悟历史,深刻领悟文化的韵致,深刻领悟生命的内涵,在继往开来中汲取历史沧桑之美的精神元素,并将现实的人生体验,人生经历融入其中,才能孕育并产生原则性的意象和文章。她圆满地回答了这个命题。

    她的《古牧地纪事》以清俊、坚实、洒脱而诗意的笔调与意象,以异于现实的温热气息,拂去了历史沉积的尘垢,展示了乡村、自然和人性之美。她的作品既有文学艺术的敏感性,又有超越表象的精神内涵,开阔而厚重,质朴而清新,意境单纯而复杂,还具有触觉和视觉的双重魅力。

    作品中《破城子》、《铁匠们》、《周家庄》、《偷瓜行动》、《马儿的事》等篇章,看似表象式的描绘,但却未被传统的套路束缚住,更没有一味沉溺在风土人情的描述中。她以自己的思索和理解,展示了生命的坚韧、顽强、开朗、坦荡、达观和活力,以及孕育如此生命的土地之丰沃。她将自己的价值取向和文学风格巧妙地隐伏在闪现着诗意的散文氛围里。在她的笔下,散文的多种潜力与可能,以及许多未知的事物,都被有意无意地开发出来。她的文学实践,有了自己的体验与进步,并开拓了她的视野,使她能站在历史的肩上观察现实生活,使得她的作品更加饱含激情与人文关怀。她的作品不是简单的历史与现实的嫁接,她的笔墨有一波三折之美,自我情感深潜其间。文章的节奏、韵律、力度都透着深厚磊落,率真无邪的气韵,展示着作者为生命而歌,为真善美而歌的努力。

    更难能可贵的是,在作者的文章中,平实的感情与含蓄质朴的语言浑然交融,给人以深沉凝重与爽朗大气的印象。她在历史和现实间往返,情感中渗透着思考,文字里流淌着生命的强悍与温婉,情思的深挚与真切,使人看到的不是简单的纪事和抒情,而是她对厚重生命的衷心赞颂。我在《古牧地纪事》中看到了她孜孜不倦的追求,看到了一名青年女作者的自省、勤勉与刻苦。在这种自觉与勤勉中,她的视野不断扩展,记忆不断被唤醒,潜质不断被激活,创作激情不断被点燃。因此我有理由相信,她会继续面对现实,面对未来,创作出更多优秀的作品。

    作者:王兴国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责任编辑:李娟]
共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